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娱乐 时尚 经济 科技 旅游 汽车 教育 体育
 位置: 云南之声 >> 新闻文章 >> 教育 >> 正文
29岁儿子告父母不养:我不是啃老是没能力
来源:三湘都市报   更新时间:2014-9-1 9:16:45

  儿子的活 8月28日,长沙市岳麓区银盆南路,匡正轩在一个美术培训学校做人像模特。

  父亲的活 8月28日,长沙市岳麓区后湖,匡父就在出租屋附近的工地上做着苦力活。记者 李健 摄

  ■制图/杨诚 数据据中国老龄科研中心统计,在城市里,我国有65%以上的家庭存在“老养小”的现象,有30%左右的成年人依靠父母为其支出部分甚至全部生活费。

  新闻进行时

  案例

  长沙一29岁男子因啃老被父母赶出家门,竟欲请求法律援助,状告父母“不养之罪”。

  数据

  我国有65%以上的家庭“老养小”,有30%左右的成年人依靠父母为其支出部分甚至全部生活费。

  立法

  江苏、山东、杭州等地纷纷立法,禁止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啃老”。

  一个即将步入而立之年、身体健全的男子,竟然请求法律援助,“父母不养我,我要告他们。”他的理由是:我没能力,父母有能力,何乐而不为呢?

  职业生涯只剩抱怨

  8月27日下午5:30,长沙岳麓山下的自卑亭前,三湘都市报记者见到了求助的男子。

  我们的谈话以及他对父母的吐槽从其姓名展开,“你叫我匡正轩或者匡嘉良吧,这是我自己取的,我就喜欢文艺点的名字。几十年了,我一直不满意父母给我取的名字。”

  匡正轩今年29岁,2003年随父母从老家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县来到长沙。

  在此之前,匡正轩经历了小学辍学、学木工、在家无所事事。来到长沙后,他跟着父母卖苦力,因为干不了重活作罢。

  干不了重活,那就学理发吧,“那师傅总是故意刁难我,我学了半个月就走了。”

  由于租住地在河西高校区,随着铺天盖地的美术培训班的兴起,匡正轩终于找到了一份较为轻松的活儿——人像模特。

  “当模特也很累的,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而且不稳定,今天有明天就没了。”在匡正轩眼里,每天55元到65元的工钱很低,“介绍我去做模特的中介也很黑,还要收5块钱的中介费。”

  匡正轩的职业生涯里,做得最长的工作是在某酒店当上菜员,“2008年6月到2009年6月,干了一年,每个月八九百工资,包吃住。可我没力气干活,老板总说侮辱我的话,我受不了。”

  “零碎的时间还去广州、深圳打过工,玩具厂、制衣厂都干过,可我在那里总被人认作小偷,他们打我。”每每饿得半死回到长沙,他都自我总结:“我没有能力。”

  家庭记忆只剩争吵

  聊到这里,匡正轩把话题转到了求助,抛出困惑自己一个多月的问题:“我没有能力,父母有能力,他们为什么不能养我?”

  原来,一个多月前,匡正轩被父亲赶出了家门。“他不想养我就把我赶出来了,连我弟弟也跟着一起赶我。”匡正轩说,被赶出家门后,他流浪街头, “捡废品卖钱、打零工,这几天又开始做模特了,55元到65元一天,不稳定。”“我好倒霉,被他赶出来前一天,我做模特攒钱买的单车也被偷了,我现在整个身家只有身上的300块钱。”

  被赶出家门的背后,是父子之间深深的“恨”。“我以前存了3000块工资在他那儿,后来他给了我1000块,还剩2000块迟迟不还,只怕是赌博输掉了。”

  在匡正轩的记忆里,父母之间、父子之间、兄弟之间,全是争吵。父子二人矛盾最激烈的一次还动了菜刀。“今年大年初十,我们又吵架了,我爸拿菜刀砍了我,缝了17针。”他指着自己的右额说道。

  当记者问起父母和弟弟的年纪时,匡正轩的回答是:“记不清了,父母反正是45岁到50岁之间吧,弟弟不记得是1986年还是1987年生的,我从不记他们生日的。”

  他请记者随其去找父亲谈谈,“我有两个请求,第一,你们能不能帮我找个律师,免费为我打官司,我要告我父母,告他们不养我;第二,我想要回我的2000块钱。”

  采访到了晚饭时分,记者请匡正轩去饭店吃饭。“还吃饭啊,我一天就吃一顿,赚了钱才吃两顿。”吃了一半,他冲服务员喊道:“买单。”

  【邻居】

  “这种儿子要他何用”

  匡父的租屋位于岳麓渔场附近。晚上7:30,记者找到了租屋的房东戴志高。“老匡赶工去了,暂时回不来,”戴志高指着对面一间沾满油渍的卷闸门说:“他就住那间,房租每月200元。”

  邻居们见匡正轩来访,都犯了嘀咕:“他回来干吗,又求着老匡养他吗?30岁的人了不自立,夏天父母出去做事,他一个人坐在床上玩手机、看书、睡觉,饭都不做,这种儿子要他何用。”

  刘永助与老匡是老乡,两家的房子相隔百米,对老匡一家比较了解。“两公婆来长沙十几年,堂客有糖尿病,他自己没什么技术,单纯卖苦力,每个月3000块钱左右的收入,儿子要他养,太没血性了。”

  戴志高补了一句:“也怪他娘,从小不让他做事,弄得现在不肯做事了。”听到邻居们的数落,匡正轩消失在夜色里,不久,他给记者打来电话:“有好消息了告诉我。”

  问及啃老,匡正轩说:“我不是啃老,我是没有能力,有能力肯定赡养他们。”

  【父亲】 “我不可能再养他了”

  8月28日上午10点,再次来到老匡的住所,他匆匆从工地赶回。52岁的他挂着满脸汗珠打开了他的租屋门。

  租屋大约15平方米,一个柜子将其隔成两间。外间的床上散落着几件衣服,“他以前就睡这里。”老匡指着匡正轩的床说。

  内向、不讨老板喜欢、不讲卫生、不节约、等他养老靠不住,以上是老匡对29岁的儿子提炼的关键词。

  作为儿子,应该要对自己负责,而不是对年迈的父母一次次伸手。心理不成熟、学历不高、能力不够都不能成为放弃自己责任的借口。只要肯吃苦耐劳、发现自己的优点,总会在工作中找到认同感,找到价值感。■记者王为薇

  实习生 龙艳芸 罗利

  连线

  多地立法禁止“啃老”

  ●2014年8月,杭州市法制办的《杭州市老年人权益保障规定(草案)》第二次征求意见稿已经开始面向社会征求意见,该法规禁止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啃老”。

  ●2014年6月,《山东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修订草案)》公开征求社会意见,其中,“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成年子女要求老年人经济资助的,老年人有权拒绝。如果子女有能力而不赡养父母,父母可以到人民法院去起诉。”

  ●2011年1月,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江苏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草案修改稿)》,新增了对子女“啃老”行为的约束,“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成年子女要求老年人经济资助的,老年人有权拒绝”,这条规定被不少人解读为江苏立法禁止“啃老”。

  老匡也曾试着带匡正轩一起卖苦力,“可他小时候没力气做不了,现在大了又不肯做。”

  说起不讲卫生,这竟成了父子动刀的导火索。“大年初十,我说他上完厕所要冲水,话说重了点,就打了起来,我拿刀砍了他,他也把我打伤了。”

  老匡说:“我不可能再养他了,他一打电话就是问我要钱,这么下去我以后老了怎么办?”

  聊到儿子不记得父母生日的问题,老匡将其归结为“不细心”,“别说父母生日,长辈去世的日子,我也不记得。”静静一想,老匡略显自责地说,“可能就是这种家庭氛围和缺乏教育,现在儿子也不把父母当回事了。”

  【专家】

  “寒门出贵子”是教育、沟通缺失的悲剧

  长沙秋实教育咨询中心主任丹妮听到这个故事时,发出“寒门出贵子”的哀叹,“父母没有义务去抚养年满18岁的成年人。29岁成人要告父母,这种不符合社会伦理的事情竟然会在现实生活中发生。”

  作为父母,对儿子缺乏教育和沟通,将孩子“一赶了之”无法解决问题。应该循序渐进地尝试与孩子沟通,给予他一个心理过渡的阶段,在父母的支持下重新获得对工作、对生活的信心。


  • 上一篇:广州千名安全员开学日跟车检查 防
  • 下一篇:没有了
  • 新中网国华新闻网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北京总部: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世纪经贸大厦B座2208号

    © 2014 云南之声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媒体合作 | 征稿启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