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娱乐 时尚 经济 科技 旅游 汽车 教育 体育
 位置: 云南之声 >> 新闻文章 >> 教育 >> 正文
新一批“95后”进高校 我们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来源:钱江晚报   更新时间:2014-9-1 9:18:30

图片来源:网络

  昨天浙大迎来新一届学生,新生报到从上午8点开始,半小时后,报名点前就开始排起了队伍。

  “学费涨了吗?”之前关注新闻的同学、家长们最关心学费。前不久,浙江省举行了听证会,大学学费要涨价。

  现场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今年还没涨呢,本科生依然每学年4800元,涨价要到明年那一届学生。

  报名点上,只有学生可以进去,学校鼓励家长让孩子自己来办理所有手续。不过记者看见,校园内车来车往,几乎所有学生都是由家长送来的。

  在现场忙碌的浙大本科生院副院长陆国栋对钱江晚报记者说,今年招收的贫困生比去年多,去年大约200多人,今年有344人,都来自全国各地,这也是响应国家政策,向贫困地区学生倾斜。

  记者在现场看到了一个“绿色通道”,就是专门为这些学生设置的,近500元的卧具,贫困生可以免费领取。更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办完手续后,他们还可以免费去“领”一辆自行车。

  陆院长说,今年,学校后勤首次回收了400多辆毕业生留下的自行车,重新整修、上漆后,优先提供给贫困生。“浙大校园太大了,学生自行车少不了。”一位学姐对学弟学妹说。记者在现场看到,新买一辆自行车,大概需要400元。昨天报到结束,已经有260多辆自行车被领走。

  今年的寝室安排,也出乎意料的人性化,学校事先了解了学生的睡眠习惯,晚上11:30前就要睡觉的学生,安排在一个寝室;而喜欢晚睡的学生,也在同一个寝室。结果,70%的学生选了11:30前,有30%学生表示要和晚睡的同学一个寝室。

  今年的大学新生,出生年份大多在1995年之后了。开学第一天,我们走近这批浙大新生,在几大箱的行李和一天的忙乱中,看95后大学生正在用怎样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建构着他们这一代的大学生活。

 后援团越来越庞大

  很多弟妹加入了送行团

  “拜托,你弄错了好嘛!”陈玮忍不住抢过爸爸手里的蚊帐,“你别看不起它,这可是寝室必备神器。”

  但很快,挂蚊帐的活不知不觉又回到了爸爸手里,一旁的妈妈则手脚麻利地把所有的柜子里里外外都擦了个干净。陈玮插不上手,就跑下楼去办手机卡了。

  钱江晚报记者在各个寝室间串门,最大的感受是,95后的送行后援团是越来越庞大了:“一家三口”只是基础阵容,许多不仅“上有老”——爷爷奶奶都跟来了,还“下有小”——95后不再像80后那样多是独生子女,家有两娃的多了起来,校园里到处可见欢乐蹦跑的小朋友,甚至是躺在推车里的小婴儿。一位爸爸拉着四年级小女儿的手,还不忘榜样教育:“要向姐姐学习哦。”

  这群“后援团”的大人,昨天在寝室里爬上爬下,搓毛巾洗拖把的基本都是他们。

  所以今年学校特地在家长休息区悬挂了一条醒目的横幅:“请家长放手,让我们护航。”

  “我们不敢说请家长放心,因为家长的心永远在孩子身上。我们希望让家长放手,让孩子自主成长。”浙大本科生院副院长陆国栋说。

  不过,昨天钱报记者也遇到一位来自青海的男生,一个人提两个大行李箱,10天前从家乡格尔木出发,坐火车途径西安、上海,走走停停,昨天刚到杭州。父母想送他,被坚定地拒绝了。他说一直想要来一次“一个人的旅行”,就把这一程作为自己的“入学礼”了。

  四个床铺三个不铺席子

  就喜欢抱着被子吹空调

  95后大学生,早就不用像他们的爸爸妈妈那样,自己卷着铺盖去上大学了。

  在学校统一提供的寝具包里,床铺、被子一应俱全,当然,还有夏天需要的凉席、蚊帐等。

  但记者却发现,很多同学都是不用席子的。一个男生就为要不要铺凉席和妈妈争了起来,最后以妈妈的妥协告终:“在家里也这样,成天呆在空调房里,温度打得很低,却裹着厚厚的被子。”这位妈妈抱怨了几句,也只好随他去了。

  记者在另一个女生寝室也发现,标准四人间,三个床铺没有铺席子。

  姑娘们说,夏天都不用席子的。

  当然这么做的前提是,空调够给力。昨天虽然是开学第一天,寝室里各种人进进出出很频繁,但不少寝室已经开着空调了。

  浙大负责寝室分配的后勤老师陈思思则告诉记者,早在开学前,他们就请同学们做了一个网上调查,关于要不要装空调这一项,只有25位同学填了“否”,其余90%的同学都要求装。

  空调的租赁费用是每年400元,但要先付1800元的押金。显然,这项选择性消费如今已经成了“固定支出”。

 95后也会写信写日记

  嫌弃和太多人做一样的事

  另一个女生寝室里,辽宁女生拳拳一进寝室就喊:“504的小伙伴们,卧底、间谍、特务、细作、密探……走起!天妹你个二货!”

  这些记者完全听不懂的“暗语”,原来都是他们游戏里的代号。

  “你们之前就认识?”记者更加不解。

  “哈哈,不认识呀,不过前几天网上公布了寝室名单,我们就在QQ里聊开了。”拳拳对分到的室友很满意,“都是同道中人呐。”

  但是,他们又不只是活跃在网络上。

  之前,90后们风靡过一个游戏——what’s in my bag,他们把包里的东西逐一排列,拍照,晒到网上。所以昨天,记者还问了一个同样的问题:what’s in your luggage?(你的行李里有什么)

  随即问的10位同学里,有3人晒出了日记本,其中一位是男生。在70后都不一定写日记的今天,一个95后大学生却拿出日记本,着实让记者大吃一惊。

  “你们不是流行写电子日记么?”记者问那个男生。“我就是喜欢手写的感觉。”男生回答。就像他们会为了看《小时代》扎在人群中排很久的队,却又嫌弃和太多人做一样的事。

  还有一个女生,因为到校早,父母已经走了,她一个人坐在书桌前捣鼓印章——在一块块胶印上贴上各种立体的图案,她说,那是用来给信封封口的。这个出生于1996年的金华女孩,初中时就有了写信的习惯。

  “我打算每隔一星期给同学们写封信。”当然,写信对她来说不仅仅是情感传递,还是一件很有艺术感的事:“我的每封信都会包装得与众不同。”

  • 上一篇:从武汉跳江轻生 高二女生漂流12小
  • 下一篇:没有了
  • 新中网国华新闻网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北京总部: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世纪经贸大厦B座2208号

    © 2014 云南之声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媒体合作 | 征稿启事 |